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

ALBERT WESKER
舌尖在上颚轻轻扫过,再与牙齿轻轻触碰两次。
阿-尔-伯-特.威-斯-克
在唇齿间咀嚼出这个词。
以一种危险的方式。
沉闷中似有黑暗爆发。
(一)
这是我将生与不灭。
那是克里斯.雷德菲尔德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。
猩红的蛇瞳,暗金色的头发,深邃凌厉的五官投下的阴影诡异而华丽。
阿尔伯特.威斯克。
最后一次,克里斯不得不承认——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永远都只适合站在一个场景之下——宏大华丽的复古宫殿。
这背景为他而生。
空无一人的阴森宫殿中回荡着阴郁宏伟而沉闷的交响乐篇章。
病毒所铸的暴君在这变异体呢喃肆意的宫殿中即将称王,对这旧世界降下最仁慈的惩戒。
但他失败了。败在他曾经的部下——克里斯.雷德菲尔德手中。
当最后一剂病毒注入体内,他已经无法控制这曾经赋予他无上尊贵的病毒。
凡以剑为生者,必死于剑下。
他眼中的猩红越发暴戾,紧紧抓住克里斯手中将要把他送下地狱的火箭筒。
“你这辈子,也,别想摆脱,我,我的部下。”
他喘息着,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。
克里斯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。毫无意义,毫无形状,毫无概念。
眼前的这个男人就要死了。
他的余光扫过四周,空无一人的隧洞粘稠的岩浆,流动的声音细小的火星被岩浆揉碎,肉眼可见的尘埃在他周围四散沉浮。
他听见了自己如雷贯耳的心跳,听见了自己扣动发射器细碎的摩擦,像魔鬼的低喃,听见尘埃炸裂微不可闻的轰然,清晰,明媚,就像病毒细胞重组般模糊。
他眨了眨眼睛,适应没有人站在他面前为他挡住岩浆亮光的刺眼。
一切都结束了。
刺穿他整个BSAA生涯的纠缠。
什么也不留下。
曾经此消彼长的执念徒留眼前的虚无。
他突然觉得,有点冷。
【生化危机系列第五部】

评论(4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