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

【金翅雀】拉斯维加斯组

我们在冬天深夜的街头上胡乱的搞着。
我们磕了所有不该磕的药,喝了所有不该喝的酒,嘴里狠狠地咀嚼着冰块。
我们穿着洗的几乎发白的滑稽衬衫,冻得瑟瑟发抖。
用俄语,乌克兰语英语西班牙语法语一切一切我们会的语言大声叫喊着脏话。
我们踉踉跄跄,我们放肆大笑。
我们无依无靠,我们四海为家。
我们吐掉冰块,从兜里摸出不知哪里来的香烟,点燃狠吸好几口。
直到被呛到弯下腰然后笑出声。
我们路过所有酒吧,我们混过所有酒吧。
我们回到从前拉斯维加斯的家里,在充满漂白剂的游泳池里胡乱的打闹,呕吐。
我们一路搞到门口。
浑身血迹斑斑,昏死一样睡在家门口。
我们是浪迹者,我们是无家者。
#敬这个世界,敬勇者#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