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

金翅雀

“阿尔伯特.威斯克呢?”
“他...死了。”
“是我..杀了他。”
  为什么会是僵硬的语气和不自然的僵硬字体,克里斯不知道。
它和此刻在脑中爆炸的回忆和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幻觉格格不入。
雨夹雪打在窗户上,落下来的样子含着一种厚重深沉的历史感,让人想起饥饿和前进的军队,仿佛一场永不止歇的悲伤之雨。


(看见金翅雀里这段文字 胡乱写的

评论

热度(2)